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发布时间:2020-06-25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不论是超市、书店或是一般生活用品店,皆可看到世界盃足球赛的相关商品

我不是足球迷,即便是四年一度、全球观注的世界盃,我都不是太感兴趣。而今,却因旅居在足球兴盛的欧洲,随着赛事如火如荼的进行,每天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跟世界盃有关的讨论和新闻。以荷兰为例,在这段期间内,除非双眼暂时失明,否则不可能不注意到整个国家逐渐橘化──荷兰人称之「橘色狂热(Orange Madness)」的现象。

「橘色狂热」顾名思义,就是整个国家切换到疯狂热爱「橘色」这个代表荷兰的颜色的模式。就连上超市都要受到橘色及世界盃商品的猛烈连环轰炸!在超市里,橘色或是世界盃的週边商品是应有尽有:举凡看球赛时的零食饮料、众人观赛时可穿的加油服,或是墙上为国家球队加油的海报,无一不橘,什幺都有。甚至在较大的超市内,还可看到特别做成球门之样,以应景的世界盃商品特区。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超市里应景的世界盃商品和海报:换上橘色瓶身的饮料和作成足球状的麵包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各式以世界盃足球赛为主题的橱窗布置

除了超市外,一般的商家也无一不卯起劲来,以橘色或世界盃做主题来设计橱窗摆饰;从家电用品到糕饼店,无一例外!走在一般住宅区里,也可看到国旗与国家队旗在大街小巷里橘海飘扬,公开而有力的为自己的国家队加油!而在每天在地发行的两份免费报纸METRO和SPITS,也是自开赛以来,每天大篇幅专题的报导赛事。这段期间是我唯一庆幸自己荷文仍不够好的时刻,否则依照这样洗脑下去,等赛事结束,我可能连「越位」这样困难的规则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荷德边境上的小镇里,两国球迷相互较劲的情景:各式车辆挂上自家国旗;镇里的主要街道则挂起了两不得罪的万国旗

以国家为参赛单位的世界盃,各国人民为自己的国家加油,是再正常不过了!但若身处于两参赛国边界的小镇里,那幺赛事期间,镇上的气氛与光景就十分的令人玩味了!以 Kranenburg这样的一个荷德边界小镇为例,镇上居民荷德人混居,虽是德国小镇,但餐厅里的服务生除了德语外,罕见的能说荷、英语。餐厅菜单是德文,菜色也是着名的各式德式炸猪排,但点菜与对话却以荷文居多;用餐时,只见路上德国公车插着国旗呼啸而过,自用车里荷兰车牌却佔了多数!

那幺对世界盃同样狂热的德国人和荷兰人,要如何在这里边界小镇里和平共处呢,共同欣赏赛事呢?聪明的镇民决定在公共空间的市中心里挂起万国旗,但在私人领域里,如自家的商店、家门口或车子上,则毫不保留的挂上自己国家的国旗以示支持!两个国家,各自表述,相互尊重!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热情打扮参与赛事的荷兰球迷

虽然我对足球了解不多,但因身处于足球是主流话题的欧洲,且周遭朋友对于世界盃这个主题有着百家争鸣,不间断的论述,让从不关心此一国际盛事的我,得以在这段期间对于世界盃足球赛有了进一步了解的机会。本届世界盃的主办国巴西,不论开赛前后,因其国内的经济及原住民等等相关问题,一直备受国际舆论抨击;加再上世界盃的主办单位FIFA,历年来也一直争议不断,让许多热爱足球的球迷也忍不住严正的批评世界盃。

而我身边的欧洲友人,也有不少人是对这样一个资本主义挂帅、以男性以主的球类运动,持反对的意见。在阅读多篇批判巴西政府办理此届世界盃的粗糙手法和态度的文章后,和巴西的友人聊起此事,巴西友人却意外的传达了不同的声音给我。他认为目前国际上批评巴西联邦政府的报导,是被巴西国内强力媒体操作的结果。他并表示,巴西联邦政府并非无可让人置喙之处,其许多政策与做法确实有检讨的空间,但巴西的地方政府也该付起责任来!而目前一面倒的国际舆论,应是受了有强势金援与权力的巴西媒体所操弄。

长久以来,巴西的媒体一直为财团所把持,试图做政治上的介入与操作;而目前的联邦政府因致力于缩小巴西国内的贫富差距,而非支持有利于财团的放任自由经济,故巴西媒体便藉机以国际舆论来挞伐联邦政府。在听完朋友的想法后,原本自以对世界盃或巴西这个国家已稍做了解的我,却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什・幺・都・不・懂。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观赛实况:超大的银幕、在入口防球迷闹事的安全人员及装在塑胶杯内的啤酒

虽然不是球迷,虽然仍无法对世界盃足球赛做定义,但基于「对于不了解的事物没有批判的权力」,跻身于疯狂球迷间的观赛经验,仍是不可或缺的。于是我和友人决定前往所在荷兰城市的市中心,对着市政府所架起的超大萤幕,和身边众多橘到不能再橘的荷兰球迷,一起为荷兰队加油。然而,此次的观赛经验,并没有让我就此成为球迷,同样也没有让我对世界盃从此看得透彻,有的只是一些原来如此的体会。像是看着全体橘通通的荷兰球迷,想着超市里的各式橘色商品,深刻理解到,世界盃足球赛果真为经济盛事,而非运动盛事。

再者,为什幺在这样聚众观赛的场合里,会有保全检查包包,以及为什幺场内所卖的饮料,一律只能用塑胶杯装,玻璃瓶一律禁用。其道理在荷兰队得分后,啤酒突然缓缓的从我的头顶上流了下来后而自明。我翻着白眼,看着刚才在球迷手中、得分后在空中,而现在在我脚下的塑胶杯。

「我听说啤酒对头皮很好」朋友笑着对我说。
「哦!那你戴着帽子干嘛?」我把髮稍上的啤酒甩到他幸灾乐祸的脸上。

我想,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又或者,德国和荷兰若在本届世界盃里双双进入决赛,或许我可以回到边界的Kranenburg镇上去看看。

我擦着头上啤酒,在心中默默如是的盘算着:「下次记得要戴帽子……下次……」

啤酒从我头上流下的这瞬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时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