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辉耗十余年蒐集资料编写出版《马来西亚史》还原史实原貌

发布时间:2020-07-08

廖文辉耗十余年蒐集资料编写出版《马来西亚史》还原史实原貌唐太宗李世民曾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历史是一面明镜,记录各朝代的成败兴衰,可让人引以为戒,莫重蹈覆辙。马来西亚的教育纲目中虽有历史课程,但曾参与编写历史课本的历史学家廖文辉博士认为,我国的历史课本并未把大马完整的历史原貌呈现在学子面前。为此,他于2003年萌生撰写《马来西亚史》的念头,并于2011年决定独力编着《马来西亚史》。书中,他记录了印度化时期对大马的影响、马六甲王朝与柔佛王朝的兴衰、砂拉越与沙巴的历史脉络等。他希望把大马政经社文的发展脉络,儘可能写入书中,并记录华巫印三大族裔及原住民的历史与贡献。自2003年在新纪元学院任教开始,廖文辉便生起撰写《马来西亚史》的念头。虽然马来西亚学者不乏本地历史着述,但多以英文为主,反观中文书写的历史着述则止于1961年由许云樵所着的《马来亚史》。“从1961年直到现在,再也没有任何中文书写的马来西亚历史着述出现,反而是中国、台湾两地的学者,有考察大马历史写成的《马来西亚史》,且水平极高。为何大马的历史需由外国人来写?我作为一名大马历史学者,若不着重自己家国的历史,那可是无地自容了。为此,我执意撰写《马来西亚史》。”小学历史课本多偏颇谬误在这十多年间,他不停的蒐集历史资料、阅读其他学者的着述,同时也巩固他对大马历史脉络的认识。2011年,他更在学院内开办“马来亚史”通识课,让全校学生自由选修。“教课必然需要準备课纲和投影片,既然要準备课纲,何不直接编写完整的大马历史着作。届时,有关着作除了可充作教科书,还可一了我挂念再三的心愿。”从2011年7月开始动笔,直至2012年9月,他已完成了约十五六万字左右的初稿。但与国外的马来西亚历史着述相比,他自愧不如,故决定边教学边修正补充,甚至大幅度修改部分章节。书稿完成后,他并不急着出版,反而怀着尽善尽美的心态,希望可修饰再三,以完善书稿。“在之后的5年间,坊间却陆陆续续出现许多流言蜚语,例如大马华裔的身份被质疑,有人甚至明指华裔是外来者,使得历史严重被扭曲,官方也企图重构单元国史,而小学历史课本的偏颇与谬误之多,更是已达触目惊心的地步。”3年前,他曾受邀参加编审华小历史课本,但却惊讶的发现,厚达百多页的课本中,竟有七十多处错误。虽然他据实汇报上级,然而却不受重视,反而只被寥寥更改数处较明显的错误,如中国明朝时期的百姓无需蓄留辫子等。“虽然我可通过史料指正这些谬误,但这种争论没有任何意义。与其浪费力气争论,不如尝试还原历史原貌,让更多读者看见大马各族裔对国土的贡献。”在种种刺激下,促使他加快进度,书稿亦增至26万多字。他思前想后,虽然初稿仍有不少不能尽如人意之处,但他仍然联繫出版商承印《马来西亚史》。“本书着述方向以多元为取向,首先,本书除了记载华巫印三大族群的事蹟,也特重原住民的历史和贡献,其次是论述範围给予东马足够的关注和同等的论述,其三是政经社文各领域皆有所涵盖,内容儘量全面。”着重华巫印及原住民历史廖文辉说,马来西亚是一个拥有多元种族的国家,各族群的历史汇集在一起,才成为如今多姿多彩的大马国度。因此,他所着述的《马来西亚史》首重在书写各族群的历史,除了华裔、巫裔与印裔同胞,他亦给予原住民的历史高度的关注。“如若细心观察,会发现巫裔与印裔同胞间的饮食文化有些许类似,这是由于马来西亚经过近一千四百年的印度化时期。然而这个时期的历史,或有意无意被各方冷处理,乃至是有意识地淡化。为此,我特在书中大篇幅介绍印度化时期对大马历史的影响。”然而,印度化时期的历史却缺乏本地历史文献可供参考,他唯有依赖外国文献,如中国、印度和阿拉伯,其中又以中国的记录最为重要。他说,此章节是他花费最多时间蒐集资料的一章。此外,他亦撰写了海人(Orang Laut)对马六甲王朝与柔佛王朝的贡献。他说,柔佛王朝四百余年的历史中,曾被兵戎摧毁而迁都不下40次,但往往总能在短期内重整建都与集结军队,主要得力于这些海上土着毫无保留的绝对忠诚,方才得以抵御外来者的进攻。“如若没有海人的绝对效忠,就难有柔佛王朝四百余年的历史。以此比照马来亚独立,若非三大种族共同努力,马来亚焉能轻鬆如意取得独立自主权?马来西亚的建设和发展,若无华印族的血汗,焉能有今天的安定成就?”以通俗浅白为主写书初期,廖文辉便已确立写作方向,即以编着的方式,把各家学者对大马历史的研究成果纳入书中,以梳理成一本马来西亚史。全书厚达400页,拿在手上沉甸甸,仿彿通过文字浓缩了大马从史前至今的历史脉络进程。“本书原是通史,此类问题向来不受当今学界重视,认为只是拾人牙慧,缀拾成书。但书中约莫三分之一的资料,是我研究多年的心得,尤其是整体架构和书写角度,都是我思考多年的成果。”他着述《马来西亚史》的初衷,除了是想重新梳理大马历史脉络,提供民众更清晰的历史进程,同时亦希望它能成为一本课纲书目。然而,对许多人来说,历史书籍未免显得厚重而沉闷,为此,他一改笔风,整体文笔以通俗浅白为主。“我不希望这本书的阅读对象只是知识分子,因此,我尝试把阅读对象定于普罗大众与在籍学生。在写作的技巧上,书中也一改论文式书写方式,即把注脚统统删除,并放在书后方,读者在阅读期间,也不至于感到疲乏。此外,书中也尽可能少用专业词彙,降低阅读门槛。”注重东马历史廖文辉说,马来西亚学术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即是七十、八十年代后,许多学者纷纷转投华裔研究领域。“他们仿彿忘记了这个国家的历史一般。然而,身为一名马来西亚人,我觉得我有这个义务用中文去撰写这个国家的历史。”然而,当权者不时挑起种族课题,经常以外来者称呼非巫裔同胞,电影《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猪八戒“被”消失在海报中,此类课题此消彼长,加深种族冲突。身为一名学者,他亦希望通过书写大马历史,缓解改善种族间的矛盾。“此书的内容并不含具争论性的政治史,而是提供已被学界认证的历史事实。除了撰写印度化时期,我也着重书写东马来西亚的历史,以及战前马来亚的社会发展、商业与经济活动,并且在最终章时,专门撰写一篇传统马来文化,希望藉此让华裔读者更了解其他族裔的同胞。”大马的地域分为东马、西马,由于中间隔着一片汪洋,彼此间的文化历史亦不甚熟悉。他说,他曾尝试把东马历史与西马历史融合,并写出线性发展的历史,无奈此举过于艰难,他唯有另闢一章,专门叙写东马历史,阅读起来亦更简单明暸。评政府未认真对待古蹟常见的马来西亚历史书籍,多是从马六甲王朝开始书写。廖文辉说,传统的通史,应是从石器时代便开始撰写。因此,他在书中以“马来西亚史前史”为头,一路写至“从日本侵略到马来西亚的成立与发展”为止。“关于马六甲王朝以前的历史,或是因为‘特殊原因’而被抹杀。而我希望通过这本书,提供读者们官方管道外的民间历史看法。”在蒐集资料期间,他因需经常造访各地历史古蹟与博物馆,而深受大马丰富的文化古蹟感染。然而,他认为,政府并无认真对待这些古蹟。“据我观察,唯有马六甲、太平与槟城等地对维护文化古蹟作出了一定的努力,如太平的十八丁除了维护古蹟,同时还成了一处旅游景点,吸引更多人前去了解历史古蹟。”此外,他亦发现大马的博物馆林立,虽然有一部分是为了保存文化古蹟,但有不少只是随波逐流,跟随现今趋势而建立,所以,许多博物馆的商业味浓厚且不具备典藏、研究、展示与教育的功能。/丁俊勇.2017.05.0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